• <tt id="24qqq"></tt>
  • <li id="24qqq"><table id="24qqq"></table></li>
  • <table id="24qqq"><blockquote id="24qqq"></blockquote></table>
  • <li id="24qqq"><table id="24qqq"></table></li>
  • 歡迎來(lái)到 網(wǎng)站
    193-8198-1078
    首頁(yè)>行業(yè)新聞>

    揭秘工程款瘋漲背后的“貓膩”

    聯(lián)系我們

    電話(huà):193-8198-1078

    地址:成都市鑼?#21335;?1號五金鉆寫(xiě)字樓606

    郵箱:chengdu@qq.com

    揭秘工程款瘋漲背后的“貓膩”

    日期:2024-01-31

      1月4日,在江蘇省江陰市檢察院的依法監督下,江陰市法院采納檢察機關(guān)意見(jiàn),對江潤公司與北德鳴公司以虛假訴訟方式騙取的判決予以改判,并對兩家公司分別處以75萬(wàn)元罰款。案涉房屋重新回到實(shí)際債權人南通公司手中。

    “多虧了檢察機關(guān)查明真相,不然我們公司白白吃了啞巴虧……”南通公司負責人朱某說(shuō)。

     

       工程款糾紛申請債權保全

      另起訴訟半?#26041;?#21644;

    2018年,南通公司承接江潤公司開(kāi)發(fā)的月季園房地產(chǎn)項目。2020年10月,因江潤公司拖欠工程款1億余元,南通公司向法院提起訴訟,申請保全該項目一期、二期尚未賣(mài)出的48套房。該案尚在審理過(guò)程中,2022年3月,南通公司突然得知案涉48套房?jì)?yōu)先受償權被一家叫作北德鳴的公司獲得。

    南通公司經(jīng)多方詢(xún)問(wèn)得知,北德鳴公司也是月季園項目的施工方之一,而且還是案涉48套房的施工單位。2021年3月,這家公司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江潤公司支付工程款及違約金,并對案涉48套房的折價(jià)、拍賣(mài)所得款享有優(yōu)先受償權。2021年9月,這家公司取得法院的生效判決后,要求法院執行局將案涉48套房解封,并主張對房屋折價(jià)、拍賣(mài)所得優(yōu)先受償。

    雖然北德鳴公司與南通公司都是月季園項目的施工方,但依據法律相關(guān)規定,北德鳴公司是案涉48套房的施工方,享有建筑工程價(jià)款的優(yōu)先受償權,相對于普通申請執行人的南通公司而言,可以?xún)?yōu)?#20840;@得48套房屋的折價(jià)、拍賣(mài)款。

    “保全的房屋沒(méi)有了,江潤公司也無(wú)其他財產(chǎn),我們即使贏(yíng)得了訴訟,也得不到任何償付。距離北德鳴公司參與項目建設已過(guò)去了10多年,這么長(cháng)時(shí)間居然還欠付4400多萬(wàn)元工程款,這不合常理!”南通公司負責人朱某經(jīng)過(guò)多方了解,認為江潤公司與北德鳴公司存在用虛假訴訟的方式騙取法院判決逃避執行的可能。

    債權人申請監督

    兵分三路探查真相

    2022年4月,南通公司向江陰市檢察院申請監督。

    承辦檢察官經(jīng)審查發(fā)現,南通公司起訴后,北德鳴公司也突然起訴江潤公司拖欠工程款,且案值正好與48套房屋的市場(chǎng)價(jià)差不多。更蹊蹺的是,標的額如?#21496;?#22823;的糾紛,雙方在庭審中卻沒(méi)有任何爭議,這讓檢察官心生疑惑。

    檢察官調查得知,2011年,月季園項目由江潤公司發(fā)包給北德鳴公司施工,北德鳴公司施工不久便將該項目自行轉包給了徐州公司,因江潤公司拖欠工程款,工程被迫停工。之后,江潤公司的債權人對江潤公司債務(wù)重組后接收了該項目,將相關(guān)工程交由專(zhuān)業(yè)建設管理公司繼續建造,專(zhuān)業(yè)建設管理公司于2018年聘請南通公司完成后續工程,整個(gè)項目于2020年正式完工。

    檢察官調取了北德鳴公司起訴江潤公司的案卷進(jìn)行審查。案卷顯示,2011年,北德鳴公司在完成月季園項目一期、二期工程后,與江潤公司一起聘請了審計公司審計工程量和工程價(jià)款,根據審計的工程價(jià)扣除已付工程款,雙方均認可有4400萬(wàn)元工程款未付。單看卷宗并無(wú)異常。

    2022年4月,承辦檢察官實(shí)地走訪(fǎng)月季園項目現場(chǎng),并向當地村委會(huì )、派出所了解情況。

    “月季園項目是這里有名的爛尾樓項目,施工十多年,爛尾五年多,之前主要是?#23578;?#24030;來(lái)的施工隊建造,造了一批樓,但后來(lái)圖紙改了,好幾幢樓被推平了重造,裝潢也變了好幾次。里面不同的施工隊時(shí)常發(fā)生糾紛,我們還出警處理過(guò)雙方的斗毆?!?#30070;地民警說(shuō)。部分建筑物推倒重建,施工方多次變動(dòng),江潤公司后期對項目無(wú)實(shí)控權,相關(guān)資料也未妥善保管,復雜混亂的狀況超出檢察官的預期。

    四川造價(jià)公司鑒于案情疑難復雜,2022年5月,江陰市檢察院依法啟動(dòng)民事檢察監督程序,辦案團隊兵分三路,探查真相:一路專(zhuān)門(mén)調查發(fā)包方,收集江潤公司自行發(fā)包、債權人接收經(jīng)營(yíng)、專(zhuān)業(yè)建設管理公司運營(yíng)三個(gè)階段的月季園項目發(fā)包合同、工程款支付情況等證據材料;一路專(zhuān)門(mén)調查承包方,分別詢(xún)問(wèn)北德鳴公司、徐州公司、南通公司、小型項目分包商,調查各自的工程量和收到的工程款;一路負責收集涉及北德鳴公司、江潤公司的判決、執行情況,匯總信息并分析。

    現場(chǎng)勘查發(fā)現虛增工程量

    精準監督法院再審改判

    經(jīng)過(guò)近三個(gè)月的深入調查,辦案團隊發(fā)現,江潤公司與北德鳴公司經(jīng)營(yíng)狀況均不佳,為多起案件的被執行人。針對工程量,江潤公司與北德鳴公司早在2019年已經(jīng)進(jìn)行過(guò)一次結算審計,然而在北德鳴公司起訴前,雙方又進(jìn)行了一次結算審計,兩次結算審計的金額正好相差4400萬(wàn)元。辦案團隊決定將案件的審查重點(diǎn)放在這個(gè)差額上。

    檢察官分別向制作審計報告的兩家審計公司調取了竣工結算和造價(jià)審定的全部資料,邀請工程造價(jià)專(zhuān)業(yè)人員協(xié)助審核明細。經(jīng)過(guò)反復梳理比對,辦案團隊發(fā)現,增加的4400萬(wàn)元部分為干掛石材、消防工程、外墻保溫工程、建造的地下室等項目。辦案團隊分別詢(xún)問(wèn)了北德鳴公司和南通公司項目負責人,雙方都提到自己?jiǎn)为?#24314;造了8號地下室。資料顯示,月季園項目普通樓層下方均有自行車(chē)車(chē)庫,沒(méi)有特別編號,少數樓層下方有汽車(chē)車(chē)庫,凡是汽車(chē)車(chē)庫均標注號碼。于是,檢察官分別向兩家公司調取了施工圖紙,發(fā)現圖紙上的確都標明了8號地下室,如此看來(lái),這個(gè)地下?#20381;響?#26159;汽車(chē)車(chē)庫。

    然而,當檢察官聯(lián)合派出所民警、建設工程審計專(zhuān)家現場(chǎng)勘查時(shí)卻發(fā)現,實(shí)際情況與圖紙標注的大相徑庭:北德鳴公司所稱(chēng)的8號地下室位于14號樓、15號樓下方,是個(gè)自行車(chē)車(chē)庫;南通公司所稱(chēng)的8號地下室位于13號樓下方,是個(gè)汽車(chē)車(chē)庫?!?#26376;季園項目的所有地下室都不曾發(fā)生過(guò)重建,不可能有兩個(gè)8號地下室?!?#23560;(zhuān)家現場(chǎng)核對圖紙,發(fā)現南通公司建造的8號地下室與圖紙設計相一致,北德鳴公司的自行車(chē)車(chē)庫與圖紙設計差異極大,顯然,北德鳴公司并未按?#35531;D紙實(shí)際建造8號地下室。面對檢察機關(guān)、公安機關(guān)的再次詢(xún)問(wèn),北德鳴公司辯稱(chēng),因為兩車(chē)庫位置接近、名稱(chēng)一致,誤將南通公司的8號地下室當成自己建造的,算在了新增的4400萬(wàn)元里面。

    “在前期的資料收集中,我們已查明干掛石材等項目為江潤公司另行分包項目,并未交由北德鳴公司施工,同時(shí)這些分包項目的施工?#25581;?#32147;(jīng)通過(guò)訴訟、申請執行等方式拿到了工程款。實(shí)際上,江潤公司僅欠北德鳴公司130余萬(wàn)元質(zhì)保金?!?#33267;此,檢察官確定,江潤公司與北德鳴公司合謀虛增北德鳴公司工程量,通過(guò)二次審計夸大未付款金額,從而利用建設工程價(jià)款優(yōu)先受償權奪回已被南通公司保全的48套房屋,兩家公司的行為系虛假訴訟。

    2022年10月,經(jīng)江陰市檢察院向無(wú)錫市檢察院提請抗訴、無(wú)錫市檢察院向無(wú)錫市中級法院提出抗訴后,無(wú)錫市中級法院指定江陰市法院再審北德鳴公司訴江潤公司拖欠工程款一案。最終,法院認定兩家公司構成虛假訴訟,改判江潤公司支付北德鳴公司工程款134萬(wàn)元,對兩家公司分別處以75萬(wàn)元罰款。

    針對該案中暴露的建設工程領(lǐng)域違規亂象,江陰市檢察院向相關(guān)部門(mén)制發(fā)了社會(huì )治理檢察建議,并撰寫(xiě)了?#30563;?#35373;工程領(lǐng)域違規亂象引發(fā)關(guān)聯(lián)糾紛 亟須強化治理》情況匯報,推動(dòng)全市嚴厲打擊建筑工程發(fā)包與承包違法行為專(zhuān)項整治行動(dòng),對全市所有在建的建筑工程項目進(jìn)行全?#37319;w檢查。

    ■檢察官說(shuō)法

    精準監督建設工程領(lǐng)域虛假訴訟

    以往,建設工程領(lǐng)域的虛假訴訟較為常見(jiàn)的情形是,承包方或實(shí)際施工方單方造假企圖侵?#21450;l(fā)包方的財產(chǎn)。但隨著(zhù)經(jīng)濟形勢的變化,建設工程發(fā)包方背負大量債務(wù),成為被執行人的情形逐漸多見(jiàn),發(fā)包方名下的建設工程成為被執行分配的重要資產(chǎn)。在這種情況下,建設工程發(fā)包方為規避執行,與承包方惡意串通,利用建設工程價(jià)款優(yōu)先受償權來(lái)保住自?#22909;?#19979;建設工程的虛假訴訟也逐漸增多。

    建設工程涉及項目多,造價(jià)高,輻射面廣,一旦出現惡意串通型虛假訴訟,往往因案涉金額巨大,會(huì )影響眾多債權人利益。虛假訴訟雙方利用建設工程領(lǐng)域分包、轉包等違規行為,將他人施工的工程計入虛假訴訟施工方的工程量之中,虛增工程量和工程價(jià)款;利用工程結算中存在現金、匯款、以房抵款等不同的結算方式,惡意減少已付款金額;利用建設工程審計專(zhuān)業(yè)性強的特點(diǎn),僅向法院提供簡(jiǎn)單的《工程結算審核書(shū)》,而不提供詳細審計資料,將逾期工程利息、違約金、損害賠償金等法定不應計入項目都納入建設工程價(jià)款優(yōu)先受償權范圍。

    檢察機關(guān)辦理建設工程領(lǐng)域虛假訴訟監督案,可以通過(guò)梳理關(guān)聯(lián)案件尋找突破口,重點(diǎn)圍繞工程關(guān)鍵內容開(kāi)展調查;可以通過(guò)調取卷宗、在公開(kāi)網(wǎng)站搜索等方式搜集當事人或者案涉工程的關(guān)聯(lián)案件,通過(guò)核對施工范圍、付款情況來(lái)尋找辦案突破口。同時(shí)重點(diǎn)圍繞工程量、工程價(jià)款、建設工程價(jià)款優(yōu)先受償權等關(guān)鍵內容,通過(guò)審查建設工程合同、審計材料、付款材料、竣工驗收材料,實(shí)地勘查,詢(xún)問(wèn)當事人和證人,邀請專(zhuān)業(yè)人員協(xié)同辦案等方式開(kāi)展調查核實(shí),并主動(dòng)加強與公安機關(guān)、法院、主管行政機關(guān)的溝通協(xié)作,形成合力打擊虛假訴訟,協(xié)同開(kāi)展社會(huì )綜合治理。

    (來(lái)源:檢察日報·民生周刊 作者:盛月育 費宇佳 漫畫(huà):姚雯)


    193-8198-1078

    地址:成都市鑼?#21335;?1號五金鉆寫(xiě)字樓606

    chengdu@qq.com

    微信公眾號

    商務(wù)咨詢(xún)

    无码人妻少妇色欲AV一区二区,国产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波多野结衣与老人公紧BD,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AV麻豆